资 讯 当前位置:首页-> 资讯  
多次婉拒后,沪剧“敦煌女儿”如何打动樊锦诗?
来源:中国新闻网   2021年05月26日10:53

       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25日电(记者 张曦)近日,原创大型沪剧《敦煌女儿》在国家大剧院上演。

  随着风铃声响起,舞台上吴侬软语的“上海声音”,将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先生守望莫高半世纪的“敦煌故事”娓娓道来。

  台下掌声雷动,不断有人擦泪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沪剧《敦煌女儿》剧照 受访者供图

  樊锦诗是谁?

  1963年,樊锦诗自北京大学考古专业毕业后,来到敦煌。

  这里虽然有绮丽的壁画世界,但更多的是漫天黄沙。极其艰苦的环境,一度让樊锦诗水土不服,但她还是选择了坚持。

  除了放弃大城市的生活,樊锦诗还放弃了家庭的团圆。她和丈夫彭金章,一个在敦煌,一个在武汉,两地分居的日子,一过就是十多年。

  种种困难,在樊锦诗看来都不是问题。

  她说:祖国的需要,就是我的志愿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2004年8月,樊锦诗在莫高窟第272窟考察现场。敦煌研究院供图

  时间回拨回2011年。

  茅善玉在《解放日报》上看到了有关敦煌院长樊锦诗的报道,深受震荡。

  一个是在繁华都市的沪剧表演艺术家;一个是扎根大漠数十年的敦煌学者,从此有了交集。

  “樊院长在上海长大,又是北大考古专业的高材生。她一头扎进敦煌,付出了自己的青春,这一点非常感动我。”

  作为上海沪剧院的院长,茅善玉决定,一定要把这个故事搬上舞台。

  茅善玉几经辗转,托人找到樊锦诗,生活里非常低调的樊锦诗回复称,“我做的事情是应该的,不需要宣传我。”

  但茅善玉不死心,她觉得自己作为文艺工作者,有责任让更多人了解敦煌,了解保护敦煌艺术的几代莫高窟人。

  于是,茅善玉和樊锦诗之间产生了一个化学反应,一个想搬上舞台,但另一个一点都不想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图为莫高窟九层楼(资料图) 杨艳敏 摄

  几次邀约都没有成功,但茅善玉并未死心。

  2012年,茅善玉和樊锦诗在北京偶然相遇。

  得知来意后,樊锦诗有礼貌地用上海话打招呼,并说:“我晓得了,但茅院长真的不要写我,洞窟、图书馆研究、考古,都没什么好写的,但你如果想要来看看敦煌,我负责接待。”

  有了这句话,茅善玉开启了自己的敦煌之旅。

  一次、两次、三次、四次……四顾茅庐后,樊锦诗的态度依旧是婉拒。

  她对茅善玉说:“常书鸿先生才是有故事的人,从巴黎回来,妻子又离他而去。我哪有什么故事,我跟我先生关系特别好,也没有闹离婚。”

  茅善玉依旧不死心,她继续游说:“樊院长你一定要相信我,我们是很认真、很负责地在做这件事,绝不会戏说。”

  但樊锦诗还是一如既往,“敦煌不是我一个人的,很多人都在做贡献。”

  “我懂,我只想通过您来反映几代敦煌人所做的事情。”

  正是这句话打动了樊锦诗,她松口道,“你这个说法我倒是赞同,你们要怎么写我不管。”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2011年8月,樊锦诗检查加固后的莫高窟北区洞窟。敦煌研究院供图

  得到了樊锦诗的首肯后,茅善玉和团队又数次奔赴敦煌,和樊锦诗的同事聊,看老照片,找资料,逐渐深入接近几代敦煌文化守望者的精神世界、内心真实的想法和不为人知的细节。

  另一边,沪剧《敦煌女儿》的诞生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。

  第一版出演后,有专家提出质疑,认为沪剧无法展现这种宏大题材,还有人干脆劝茅善玉放弃。

  第二版更新后,质疑声依旧存在。

  怎么办?茅善玉觉得要改就要“脱胎换骨”,她重新找编剧,换掉了主创团队。

  但问题还是存在:如何表现出真实的敦煌人?

  茅善玉觉得,最大的问题还是因为没有大漠生活经验,对莫高窟知之甚少,于是她带着团队,一边不断去敦煌,一边整改剧本。

  不知道改了多少次后,2018年,《敦煌女儿》终于面世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沪剧《敦煌女儿》剧照 受访者供图

  茅善玉选了樊锦诗最喜欢的259窟和158窟放在剧中。

  樊锦诗曾说自己每次去259窟时,都要多看两眼禅定佛,觉得禅定佛不光嘴角和眼角在笑,全脸都散发着由内而外的喜悦。而158窟的卧佛,则是每当樊锦诗心里有苦闷与烦恼时,都会忍不住想走进的地方。

  2018年,《敦煌女儿》亮相舞台,樊锦诗看后评价说,“这是很符合敦煌气质的作品”。

  茅善玉很开心,觉得自己的付出得到了认可。

  她曾问过樊锦诗一个问题:你作为一个大城市里的姑娘,跑到敦煌,就没想过要走吗?

  樊锦诗坦言一开始曾想过要走,但后来走不掉了。因为只要走到洞窟里,就会被精美的壁画吸引,忘了外部环境的恶劣和艰苦。

  在茅善玉看来,不仅是敦煌需要樊锦诗,樊锦诗也需要敦煌。

  和樊锦诗一样,也不仅是沪剧需要茅善玉,茅善玉也需要沪剧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沪剧《敦煌女儿》剧照 受访者供图

  沪剧作为地方戏,略显小众,茅善玉也不是没想过离开。当时剧团里很多人走,人心摇摆。歌唱家朱逢博对茅善玉说:“你可不要离开舞台,你知道吗?你是为舞台而生的。你身材小小的,但只要站在舞台上,就可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。”

  “常书鸿,1943年就职敦煌莫高窟,享年90岁,现在落叶归根,仰望九层楼,在三危山上守护敦煌……”

  在《敦煌女儿》尾声,茅善玉设计了一个桥段,让剧中的常书鸿、段文杰、樊锦诗等角色陆续走上舞台,讲述自己与敦煌休戚与共的一生。

 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去守护莫高窟?茅善玉说:“这是文化的力量。”这和她传承沪剧的心,是一样的。(完)

(责编:张彦、刘升)

昵称:  
来自:  
发表留言
 
新华网 | 人民网 | 中国新闻网 | 凤凰网 | 中国文化报 | 中国新闻周刊 | 中国政府网 | 搜狐网 | 腾讯 | 新浪 | 网易 | 央广网 | 央视网 | 中国日报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供稿服务 | 版权声明 | 资源合作
中国名家新闻网 版权所有 © 2008-2019